行业动态

了解最新公司动态及行业资讯

大国交往,略小节而望大势

时间:2017-10-31   访问量:380

国际科技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前局长查尔斯·伯尔登日前在一次公开活动中称:如果美国决定与中国合作,人类能够更快和更高效地登陆火星。

此言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美国官方的意图,尚不可知。然而这位前宇航员所提出的问题却值得玩味:假如美国人真的递出了一起去火星的橄榄枝,我们接不接?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看看目前美国航天是怎样一个状态。

为了扭转“虚”火旺盛的萎靡经济,特朗普使出了洪荒之力,哪个行业能够快速、规模化地充实、提振经济,哪个就是“美国优先”中的优先。是以传统行业“受宠”,投资周期长、需要持续烧钱的行业则落寞。

航天事业一度也被认为前景悲惨,但事实证明,它是特朗普看重的幸运儿之一,NASA预算不降反升,此间重视与青睐可见一斑。

但特朗普在意的,其实是航天工业对国民经济的巨大带动效应。作为具有先导作用的部门之一,航天工业是现代科技前沿成果的集中试炼地,打开了它们走向民用及实现更广泛价值的大门。

最著名的案例,非“阿波罗”计划莫属。这个计划的制定由政治因素而起,其意义却远远超出政治之外,在经济、科技、文化、社会等多方面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极大地推动了美国经济和社会跨越式发展。

从某种角度说,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支撑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技术,主要来自其对月球探测技术的消化、优化和二次开发。今天美国航天工业、国防工业和许多民用工业的关键,很大部分都来自“阿波罗”计划的第二代或第三代技术,乃至其衍生的技术——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奠定过程中,航天无疑是最大的一块基石。

航天事业之益,中国同样有着深切体会。从两弹一星到天宫、嫦娥,再到北斗系统,我们不仅收获了国家安全与国际地位,更为国民经济锻造了硬实的脊梁与骨架。今天,随着国家实力整体层次不断跃升,航天工业的前景只会愈加广阔。

大国交往,略小节而望大势。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现实基础之一,是产业特性与当前需求的互补。与世界第一航天强国共游太空,我们有意愿,有益处——美国航天尤其是深空探测领域的丰富经验与先进技术,独步天下;也有基础,有筹码——我们在器具制造、运载发射、空间站建设上的投入与决心,早已令世界刮目相看。如果是在公平互利的前提下,在共同促进两国经济发展与人民福祉的原则上,共赴火星,何乐不为?

你我或许还会想起当年“伽利略”计划的不快。然大国崛起,重在发展的质量,也重在上下的心态。半个世纪的封杀、排斥甚至戏弄,教会了我们“打铁必须自身硬”的游戏规则,也逼出了中国航天一个个自力更生的成绩。

更重要的是,它练就了我们的镇定与自信,让中国在面对重返世界舞台前列之后纷至沓来的这些真诚与伪善交杂的邀约时,不会有丝毫的迷失与膨胀。